English

案例 case

我所承办的一起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审胜诉

2019年8月23日,我所承办的一起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件一审宣判。法庭全面采纳我所律师的代理观点,一审胜诉。

我所承办的一起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一审胜诉

2019年8月23日,我所承办的一起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案一审宣判。法庭全面采纳我所律师的代理观点,一审胜诉。

执行董事重刻印章于法不悖 合法变更“夺回”控制权

我所当事人张女士系某集团控股公司执行董事。集团控股公司由职业经理人王某负责日常经营管理,并担任经理、法定代表人。

与公司同营房地产,行使知情权不必然构成“不正当目的”

甲房地产开发企业共有三位股东,我所当事人A公司持股10%。该房地产开发企业系在江苏某市从事房地产住宅项目开发。我所当事人A公司本身也是房地产开发企业,在陕西从事商业房地产项目开发。

知情权前置程序不“苛求”,起诉状副本即可视为送达

我所当事人范某系公司小股东。在与实际控制人王某商议范某的股权退出价格时发生争议。范某认为王某经营公司的7年中,存在虚列支出稀释股权价值的行为。

证照返还纠纷诉请返还“废章”、财务资料

我所承办的一起股东争议案件中,当事人系公司股东王某,并担任执行董事一职。对方当事人张某系公司经理,并根据《章程》约定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。张某实际控制公司,保管所有印鉴、证照和财务资料。

出资期限未届满,不得多数决除名股东

我所代理的一起股东争议案件中,当事人吴先生认缴出资5000万元,持股20%。对方当事人李女士认缴出资2亿元,持股80%,并实际经营、控制甲公司。

法人身份以内部决议为准,签字效力高于公章

我所接受A公司委托,处理其与周某的股东争议案件。A公司与周某均为某时尚服装企业的股东。周某原为服装企业的法定代表人。后大股东A公司通过《股东会决议》,免去其职务,并改选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某为服装企业的执行董事、法定代表人。

上海某公司股东纠纷案件纪实(六):反败为胜喜忧参半

为了扭转乾坤,我们抽丝剥茧,将案件涉及的问题一步一步地分析得极为细致。我们相信自己的专业,更相信“正确的答案”正在一步一步向我们靠近.终于,我们迎来了胜利。

把握实际诉求,适时、适当提起诉讼夺取控制权

我所代理的一起股东争议案件中,当事人周先生出资6000万元,占股30%;对方当事人王先生出资1.4亿元,占股70%,并实际经营控制合资公司。

上一页 下一页
回到顶部